酒归茨宇

【慢更中】爱酒茨狗崽荒(川)目,爱K莫香芋,爱贺红贱炸哥蛇,爱忘羡薛晓聂瑶曦澄,爱瓶邪黑花,爱土冲青葱,爱现欧,不撕逼,圈地自萌(半报废状态

默念三遍:我不是沙雕,我不是沙雕,我不是沙雕

P2原梗

( ‘-ωก̀ )果咩。本来计划是两周年出歌的,然而我亲友因为工作原因鸽了我,只能发词出来了,填得不好,别骂我( • ̀ω•́ )✧我永远喜欢酒茨

你是我的锦鲤鸭

迟到的二周年贺文(果咩最近很忙都不怎么写文了)
砸钱追老婆小甄总✘万年抽不中奖愚公
ooc超短完慎入
灵感来自于最近的锦鲤事件
==========
愚公曾扬言要娶一个富婆,后来嫁给了富攻小甄总,而且过得有滋有味。愚公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锦鲤本鲤了,所以他最近迷上了各种抽奖。
从微博到B站,便宜到苹果橘子贵到手办电脑,只要是肉眼可见的抽奖,愚公都要转发一下以证明自己的欧气,毕竟他可是曾经十连三ssr的真男人!
然而,他的欧气大概都全部用在收服小甄总身上了。
不管是橘子苹果还是手办电脑他都没有被抽中过。哪怕是十块钱的红包都没有中过。再看看隔壁眉哥,昨天刚中了一套进口厨房刀具,死贵死贵的万分之一的概率,眉哥中了!愚公觉得这不科学,难道是因为眉哥比他白吗?
真男人,敢于面对美白面膜!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愚公依然没有抽中任何奖。

午休时间

“哎,眉哥你怎么脸这么好。这么难抽的豪华双人游都给你抽到了(눈‸눈)你没有让ko大神给你改数据吧。”愚公怨念地看着眉哥拆开刚刚收到的他上周中奖的豪华双人游的机票。
“说什么呢!哥是那种人嘛?哥就是脸白运气好,要不然怎么能遇见这么好的ko!是吧ko!”眉哥扑到ko的背上。
“嗯。”ko顺手托住了眉哥的pp,防止他掉下来。
于是愚公更新了一天朋友圈:
眉哥牌狗粮24小时不停业¬_¬`劳资也想要那个双人游
配图黏糊在ko背上的猛男眉哥

作为老婆至上的好男人,小甄总自然第一时间关爱愚公的心情。
我是山:ლ(╹◡╹V)半珊儿,你想去旅游?
愚公搬山:不想。出去玩累死了,带一箱子行李去挤人山人海(눈‸눈)
我是山:[・_・?]那你为啥想要那个双人游
愚公搬山:因为我想中奖(눈‸눈)都怪你,把我的欧气全部吸走了
我是山:(*/∇\*)那我真是幸运,能吸半珊儿
愚公搬山:滚!不许耍流氓!好好工作去✄╰ひ╯
我是山:嗯哪(´ε` )♡我去赚钱啦

虽然嘴上怼着小甄总,其实愚公心里还是很甜的,小甄总永远都是最先关心他的人,当然如果能中一次奖就更甜了。
也许是为了逗愚公开心,小甄总下午的时候转发了一条抽奖微博艾特了愚公,最高奖励是一整套的同性婚照。看了看抽奖人,居然是最近特别有名的同性摄影师,愚公心动了,顺手一个转发:如果能再拍一套婚照也不错?
晚上,情事过后,洗了澡愚公准备睡了。突然手机叮咚一声,他打开一看,他居然抽中了那套婚照。于是原本昏昏欲睡的愚公一下子就精神了,得意地截了图发到朋友圈:看看,谁说哥是非洲人了,这不就中奖了(๑◔◡◔ิ๑)
小甄总看着他得意的小模样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开心了吗?”
愚公高兴到也回亲了小甄总一口:“开心,我太开心了!我第一次中奖哎!”
“开心就好,睡吧。明天给你请假,我们去拍照。”小甄总把愚公搂紧怀里,轻轻按摩着愚公酸痛的腰部。
“嗯哪,香香晚安。”舒服了的愚公渐渐熟睡。

我是山:我给半珊儿请一周假。
一笑奈何:哄好了?
我是山:嗯。谢谢你的点子。
一笑奈何:小甄总客气。别忘了下个合作案。
我是山:放心吧。

KO的眉哥:哇!小甄总,我刚听微微师妹说了,想不到你为了愚公这么舍得,居然请国际摄影师假装给他抽奖,独一份啊!
我是山:因为,他是我的锦鲤啊!他想中奖,我肯定要让他中的。
KO的眉哥:啧啧啧,小甄总这壕气的!在下佩服佩服_| ̄|●

你是我的锦鲤啊,你想要的欧气我都会给你ლ(╹◡╹V)

end

===============

室友

短完ooc  慎入
私设因为种种原因【额其实是我懒得想】愚公借住到甄少祥的个人公寓

半投稿文
原梗见图
好久不写文了,自割腿肉复健一下
=====================
IT吴彦祖你好
本人男,今年28,颜值7.8吧。家里开了个小游戏公司,算是小有资产吧。平时爱玩点游戏,市面上常见的游戏我都玩过了,最爱梦游江湖,因为有很多朋友包括我接下来要说的那个人也是在这个游戏里认识的。
我要说的这个人也是男的。他今年26,颜值8+!他毕业后跟他的室友们组了一个游戏团队,现在公司也开起来了,成绩很不错的!我们两家现在有在合作。
我认识他是因为在梦游江湖里的时候为了前侠侣我跟我前前侠侣离婚,前前侠侣后来和他室友结侠侣了。我那时候挺混账的,帮着我前侠侣找过他们麻烦,两边打起来了。后来我才认识到我的错误,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他特别厉害,口才特别好,就是成语用不对。本来他们组团队的时候我家里想挖他们的,我不知道他们被我家里差点阴了,还差点成了帮凶,因为他的教育我下定决心去深造了一年多才回国。回国第一件事就是跟他们道歉。后来大家就玩到一起去了,经常合作案子什么的。他真的人很好,对兄弟特别仗义。他们宿舍的团宠前几个月出柜差点没给家里打死,他还帮团宠扛伤的。
啊,偏题了。
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最近在合作一个案子,非常累人,要来回几个地方跑,他租的地方比较远我就让他搬到我家里了,可是我忘了我的个人公寓就一个卧室,另一个副卧被我改成工作室了。然后他说没关系,两个大男人一起睡又没什么,我一想也是,就两个人一起睡了。问题就出在这儿,上个月我跟他代表两家的公司出席一个酒会他喝醉了,我把他带回家的时候他一直往我怀里钻,我emmmm被蹭出反应了。本来没啥,因为我很久没有谈过恋爱了,最近又太忙没有发泄过,被蹭出反应也正常。可是后来几天我发现他其实每天晚上都会睡着睡着就滚到我怀里(我说为啥最近老是怀里暖暖的软软的)他又醒得比较早总是红着脸从我怀里离开,我居然以前都没有发现!从那以后我就老是走神想着他早起脸红着从我怀里起来的模样,我就天天强迫自己早起,就为了看他脸红的样子。上个星期,好不容易大家有了休息的机会,他又从我怀里爬起来,我没忍住,一使劲把他搂了回来。看着他狐狸似的眉眼,心里突然很痒,就亲了他一口。他给我一巴掌扇床底下去了。
他从那天开始就搬去团宠的房子了,连留在我这儿的行李都没拿走。看见我也不跟我说话。我心里很难受,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喜欢上他了。他这几天精神特别不好,可能是没睡好,黑眼圈都比以前重了。他挺认床的,刚来我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好了。我心疼但是也没办法,他大概没办法接受我吧。
我就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缓解睡眠问题的办法

甄少祥抱着于半珊留下的一个等身抱枕窝在公寓里床上叹气,翻了翻自己投稿下面的评论记录了几条看上去比较有用的治疗失眠的方法。想了想还是敲开ko的聊天窗
小甄总:大神,你会做药膳吗?
眉哥家的ko:会
小甄总:能不能麻烦你教我?
眉哥家的ko:小甄总你干嘛要学药膳啊?
小甄总:美人师弟?
眉哥家的ko:是我是我。快说啊,怎么要学药膳?
小甄总:额…我看半珊儿最近有点失眠的样子,黑眼圈很重,外面的药膳都不太靠谱的样子,我想学了做给他吃。
眉哥家的ko:哦~~~我同意了!
小甄总:谢谢美人师弟!

愚公觉得郝眉这两天怪怪的,老是莫名其妙在吃饭的时候给自己带吃的,吃起来又不像是ko做的,按照郝眉那小气劲儿才不肯别人跟他分享ko做的美食呢。
哎,自己最近心里有事儿,吃好吃的也没心情。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疯,一直想着甄少祥那个大猪蹄子!他居然敢亲自己!那可是自己的初吻!自己也真是,明知道自己认床还跑去人家家里住,住就住吧非得滚人家怀里才睡得好真是太不爷们儿了。可惜了女神的等身抱枕啊就那么丢在甄少祥家了,好多钱呢!甄少祥怎么还不给我道歉!我要把女神拿回来啊!
ko家的眉哥:呼叫愚公!呼叫愚公!
愚公搬山:咋了眉哥
ko家的眉哥:最近的药膳好吃不,有没有感受到爱的力量?ლ(╹◡╹V)
愚公搬山:……眉哥你谈恋爱把脑子谈没了?那是药膳?!多大仇啊你要给我灌药!
ko家的眉哥:去你的!我还不是关心你,你没发现你最近睡眠好了吗?
愚公搬山:额…是好了点。眉哥,你怎么这么好心关心我的睡眠?
ko家的眉哥:嘿嘿嘿,才不是我关心的,有人关心的,你猜是谁?٩(๑❛︶❛๑)۶
愚公下意识心里咯噔了一下,忐忑地问:谁啊?肯定是微微师妹!这个冰冷的世界只有微微师妹还保持着一点人性(›´ω`‹ )
ko家的眉哥:切,你也不怕老三把你砍了。是小甄总啦。你没发现他好几天没来致一了吗?在家研究食谱呢。那天来我家找ko学做菜,手都烫伤了。他一公子哥儿为了你能这样你还不嫁吗?
愚公:滚(`ー´)你才嫁!谁要他多管闲事了!
愚公关了电脑,脑子一热拿了手机就冲到甄少祥的公寓去了。其实,离得并不远。
站在甄少祥公寓的门口,愚公才想起来懊恼:跑来干嘛?他受不受伤关你什么事!
愚公想着离开,手却不由自主地输入了开门密码。
门开了。
进去就是夸张的开放式厨房,甄少祥撸起袖子抓耳挠腮地翻着一本食谱,听到门开的声音下意识问了句谁啊。没听到回应,转身看到自己想了很多天的人就站在门口,愣了半天才慌乱地走向于半珊:半…半珊儿,你来了。你…你坐。
愚公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食谱,感觉自己的心被揉了一下:“手,给我看看。”说完强硬地抓住了甄少祥准备缩起来的手,上面一圈一圈都是纱布。
“没事的,医生说了两三天就好了。”甄少祥握住于半珊有些颤抖的手,“最近,还好吗?对不起,我那天不是故意的。但是,但是半珊儿,我不后悔。”
于半珊闻言皱了眉头,甄少祥没敢继续接话。两人握着手对看了半晌,于半珊突然把甄少祥推开,坐正:“甄少祥,你有过那么多女朋友,我问你,跟喜欢的人接吻是不是得闭眼?”
甄少祥被推开得有些懵,听到于半珊的话心里有些闷:半珊儿,有喜欢的人了?
“喂,问你话呢!”于半珊觉得自己真是不值得:怎么甄少祥看上去那么傻,接梗都不会!
“额…大概吧。我没怎么接过吻。不喜欢她们身上的化妆品味儿。”甄少祥觉得自己的心要被自己揪坏了。
“闭眼!”于半珊要被气死了!
“啊?”
“笨蛋!”于半珊一把推到甄少祥,脸红着遮住甄少祥的眼睛,在甄少祥的嘴上轻啄了一口就准备退开。谁知道被甄少祥下意识拦住,加深了吻。等吻停下,于半珊已经有些喘了,还是没放开遮住甄少祥的手。甄少祥也没有去挣脱,凭着感觉抱进身上的于半珊,蹭在他的脖子边呢喃:“半珊儿,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那么烦人!”

没多久,小甄总和愚公的事情公开了
ko家的眉哥:愚公|。•ω•)っ◆ 你失眠好了?
愚公搬山:好了啊,有等身抱枕肯定好了啊。
ko家的眉哥:嘿嘿嘿(ノ∀`)σ是肉体抱枕吧~
愚公搬山:滚你丫的
嗯,肉体抱枕是真的舒服!

End
==========================

一组沙雕表情包,没配字的可以自取配字(┌・ω・)┌✧不会画画也要创造条件做表情包,在沙雕路上越奔越远

酒吞:本大爷总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变态

365粉丝,贺文

酒吞视角,半日记体,超短
想咬茨木脖子吞✘ao同体茨

ooc慎入!
避雷:abo,暗示可生子
私设:被吸血姬咬了一般人会变成吸血鬼,大妖怪会短时间拥有吸血鬼的吸血欲望
A分化会短时间陷入无意识攻击别人

ao同体:拥有a的外貌性格特质信息素和偏向o的受孕率,发情期偏向于自我坚持和控制,不易被别A的信息素影响,心理抵抗严重会导致无差别信息素攻击,但是接受一个人的信息素的时候会微带o的敏感

紫苏有理气安胎的功效,这里私设对o分化的失控状态有安抚作用

=============

弥生  火耀

啧,烦躁。
茨木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本大爷。明明快到他分化的时间了怎么还老是往外跑,回头分化的时候攻击别人怎么办,还得本大爷给他收拾烂摊子(`ー´)
看看,又在跟那群女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本大爷的酒都要放凉了吗?!

弥生  金耀

本大爷昏睡那几年茨木都跟什么人来往了,是被带傻了吗!?跑去招惹吸血姬就为了抢紫苏?是本大爷老了看不懂他们年轻人了?他这么快就找好相好的o了?是萤草?还是那只小狐狸?
以后,本大爷又得自己喝酒了。
算了,先去找他给本大爷包扎一下胳膊,吸血姬这一口咬得还真狠。

卯月  木耀

本大爷总觉得自己被传染了。要不然怎么会被吸血姬咬了一口,就总是忍不住想要咬茨木的脖子。
不过,茨木的脖子确实很好看。呸,好看什么,五大三粗的男,额,茨木女装的时候很好看,对,女装很好看。
说起来,距离那一次的事情过去多久了?老了,有些事总是记不全。
总还以为,他是那个会摇铃铛的小鬼。总忘记,他会有自己的生活。

卯月  土耀

茨木这家伙,真是不要命了!受了伤居然不告诉本大爷还偷偷跑去人世!人世是能随便去的吗!万一被人联手阴了本大爷去哪儿找鬼将去!啧,真想一口叼住他,不让他乱跑!

卯月  日耀

呵,现在知道错了?不敢乱跑了?知道乖乖待在本大爷身边喝酒了?真是个笨蛋!
不过,茨木从人世带回来什么东西,怎么一天到晚身上那么一股浓烈的香气,像什么呢?是…东方的酒吗?算他识相,还没忘记给本大爷带好酒。

文月  月耀

两个月了,茨木一定有事瞒着本大爷。总是突然消失不见,总是带着一股酒香却不见有酒。他,在人世分化了?可A的气息能有这么香?是本大爷醉了,还是世界疯了。
啊!!!真想咬住他的脖子让他好好交代!

文月  水耀

本大爷………本大爷居然!畜生!那可是茨木!是你的挚友!你怎么能!!!

————————————————
茨木累极了,可他的意识还很清醒,窝在酒吞怀里,浑身都是熟悉的气息,那是他的挚友,他最敬最爱的挚友。A的本能还是让他有些不自在被别A的信息素包围,可他想再靠近酒吞一些,再近一些,哪怕这是最后的机会,哪怕明天他就得离开挚友。
“茨木。”酒吞轻唤了声,他能感觉到茨木还没有睡着。
“挚友……”低沉带些嘶哑的嗓音昭示着一场刚刚完结的激烈的情事。
“没事,睡吧,难受了叫本大爷。”酒吞搂了搂茨木,茨木不愿多想慢慢睡去。
酒吞轻抚着茨木颈边微红的牙印,心里想:果然还是下不去狠,舍不得咬啊,茨木这家伙真是本大爷的克星。两个A,嗯,惊世骇俗了点,不过没关系,本大爷的事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酒吞俯身吻了吻那牙印,搂紧茨木睡着了。
再醒来时,酒吞身边还带着微弱的属于茨木的气息,酒吞一下子惊醒,匆匆整理就跑了出去。
“茨木!”酒吞觉得自己现在要气炸了!这个家伙,困了他的心还想跑?
“挚友!”刚刚才平复心情的茨木正准备从鬼王殿偷溜出去,一听到酒吞的声音立马站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早啊,挚友饿不饿,我去给挚友准备吃的!”
酒吞没有回答,上前就把茨木扛了起来,茨木拼命挣扎摔了下来,吓得酒吞赶紧用另一只手接住他抱进怀里。酒吞不悦地警告:“安分点!”
“挚友,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茨木感觉到酒吞真的生气了,急忙想解释。
“你别乱动,本大爷就不生气。”酒吞抱着茨木往寝殿走。
“挚友。”
“嗯?”
“挚友的气息也是如此浓郁霸道,可是……挚友能不能不要压制我了。”
“难受了?”酒吞赶紧收回自己的气息,他倒忘了A之间气息压制会给被压制方带来不好的感受。

回到寝殿,酒吞把茨木放在床上,没有问话,先检查了一下茨木身上的痕迹:“还难受吗?”
“不难受。”茨木大咧咧地笑。
“还笑!你是不是该给本大爷解释下你为什么会有发情期?你的气息明明浓郁强烈如A。”酒吞嘣了茨木脑门儿一下。
“额……挚友不会生气?”茨木不安地摸了摸角。
“不生气,但是你要是不老实……”
“其实我在去偷吸血姬紫苏的时候就已经有点分化的预兆了,可是萤草说我的气息有点奇怪,有些o的成分,我怕自己变成o了会失控所以才想拿吸血姬的紫苏压制一下的。”
“本大爷怎么从来没感受到你身上有o的气息。不对。”酒吞感应了一下茨木的气息,“好像,现在是有一些。”
“额……我之前在人世看到人类有那种帮助强化a的气息的药剂所以买了些用。那个药不能,不能………”
“不能被咬破腺体?所以你昨晚被本大爷咬了,药就失效了?”
“你在这儿等着。”
酒吞匆匆离去,茨木想跑可是他又怕酒吞不高兴,所以干脆躺回酒吞的床,小憩一会儿,昨晚可累死鬼了。
大约过了半刻,酒吞左手抱着惠比寿右手提着惠比寿的鱼回来了。
“挚友你回来了,哈欠。”茨木睡得有些懵。
酒吞坐到茨木身边,摸了摸茨木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热迹象。老爷子,给茨木检查下吧。”
茨木窝在被窝里,认真看着坐在他身边护着他的酒吞:挚友真像话本里那些…emmmm男友力max的好男人!不!挚友就是天下第一的好男人!
“茨木大人的情况有些特殊,倒也不是没有过。阴阳同体,同时拥有ao两种特质。不过不影响正常生活。只是发情期之前需要格外当心,不能受惊,最好也不要被陌生的气息包围,否则心生抵抗会气息爆发,无差别攻击别人,那样对茨木大人的身体也是很严重的损害。若是茨木大人实在烦恼,我这里可以配些药,加上茨木大人心志坚定,不会轻易被别人影响的。”
“原来如此,那劳烦费心了。”酒吞揉了揉茨木的头发,把他的手放回被窝,“好好睡。”
茨木乖巧地继续睡觉,朦胧间听到惠比寿对酒吞说:“不用担心,ao同体虽然受孕比较o来说危险些,只要您别长时间离了茨木大人,让他即使得到安抚就不会有事,茨木大人的身体相比一般的a还要健壮些,只要温养着绝不会出差错的。”
“也罢。还是看缘分吧,若真有了,茨木大约也不愿拿掉。”酒吞有些无奈有些宠溺地叹气。
挚友,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挚友了!。以后一定会有小小挚友的(•‾︶‾•)y

怕黑

女孩其实从小就特别怕黑,晚上的时候只要是自己一个人就会吓得哭出来,所以总是在妈妈要关灯的时候哭着说不要关灯她怕,可是妈妈说她已经长大了,不可以害怕黑,总是开着灯会浪费电费的。女孩总是在漆黑的房间哭着睡着又哭着醒来。一次,亲戚家的小孩来家里住发现她晚上会哭就笑着跟家里人说她胆子真小。她反驳了一句然后被骂了回去。妈妈嫌她丢人这么大了还怕黑。女孩说妈妈我不怕黑了真的。妈妈说就你这样胆小如鼠不被吓破胆子就不错了。那天晚上,女孩还是怕黑,她想哭,可是她怕妈妈还是嫌弃她胆小,所以咬着自己手不敢哭。咬得手疼,疼着疼着就睡过去了。第二天,手还是疼,可是她终于没有在枕头上留下泪水的痕迹,女孩求表扬似的跟妈妈说妈妈我真的不怕黑了我没有哭了。妈妈不耐烦地说我哪有时间管你哭不哭。妈妈甚至没有发现女孩的手已经红肿。从那以后,每天晚上女孩还是咬着手不敢哭,可是她还是怕,她想妈妈为什么不夸夸她,她不会哭了。可是妈妈只是嫌她烦。她想妈嫌自己烦那以后自己都不说话了妈妈就不会嫌自己烦了。女孩的话越来越少,手上的伤越来越严重,终于因为伤口感染发烧了。妈妈把她送到医院问医生这是什么伤口,女孩想妈妈真好还会问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医生说像是牙齿咬的可能是女孩磨牙没东西咬所以才咬手。妈妈生气地说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别人家的孩子怎么不吃手指头就你吃,还闹得进医院搞得好像我是个后妈亏待你一样。女孩小声地说妈妈,我不是,我就是怕黑不敢哭。话还没说完妈妈就打断道怕黑怕黑,别人家孩子也怕黑别人怎么不哭?女孩被妈妈扔在医院挂水,坐在隔壁的小哥哥被他妈妈抱在怀里,小哥哥对她笑,送给她一个娃娃,小哥哥说不要怕挂好水病很快就会好了。那天晚上回家,女孩发现小哥哥送的娃娃会跟她说话,娃娃告诉她它叫七七,女孩开心地说我叫桃桃,我们俩就是淘气组合。这是女孩第一次在黑暗的房间笑。随着时间推移,女孩渐渐长大了,妈妈发现她越来越不爱说话了,妈妈说你怎么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一点年轻人的活力都没有,话也不跟我们说,我是你妈啊还是你仇人啊,你就一天天地抱着你那个破玩具,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垃圾堆捡来的一天到晚抱着。小时候不让你跟我睡就一天到晚哭怎么现在还恨上我了?说句话都是奢侈,我看你就是来跟我讨债的,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女孩没有回答。晚上,女孩蹭着七七,满含歉意地说七七对不起,我不能告诉妈妈你会说话,妈妈会把你扔了的。七七说没关系的,你还是笑着好看。后来,女孩成了别人眼中喜欢笑胆子大不怕黑的女孩。别人总是夸她笑得好看,同龄的女生总是羡慕她胆子大,每次大家去鬼屋只有她没有叫。再后来,女孩同宿舍的同学发现她总是对着一个破布娃娃说话,神神叨叨的,同学之间开始流传女孩其实有精神病,要不然为什么每次大家去鬼屋只有她不害怕还笑,同寝的同学害怕就告诉了老师,老师找了女孩的妈妈,妈妈说不可能我女儿从小就很乖的怎么可能有精神病。妈妈揪着女孩问你又干什么了让别人以为我把你逼疯了你一天到晚能不能不要跟我作对,你就看不惯我好过点是不是,我欠了你的啊!妈妈扔掉了女孩的七七,把女孩扔进了医院。女孩没有疯,可是她再也没能出来,她再也没有她的七七。那么多年之后,女孩终于又开始因为害怕黑暗而满面泪水。

印记

超短完ooc慎入
(〃'▽'〃)沙雕脑洞不要嫌弃

================
“挚友。”
半夜,酒吞就感觉到怀里的大妖怪习惯性地摸上他的脖颈,轻轻抚摸确定到温热的气息才又安心睡过去。
真是个磨人的妖怪!酒吞想。
酒吞轻撸了两把茨木的白毛毛,准备继续睡,突然感觉到怀里一阵翻动,原本平躺着的茨木侧身面对酒吞的胸肌,嘴唇堪堪擦过嫣红。酒吞被亲密触碰带来的电击感电得头皮发麻。
“茨木,睡好些,你这样闷着不好。”酒吞微微推了下茨木。
“嗯?”茨木努力想要抬起眼皮,然而前半夜过度操劳他实在无力回答,微动了动身子,脸朝上了,头还是死死贴着酒吞的胸口。断角的断面百年来其实早就已经磨得平滑,但此刻,酒吞觉得这断角真是该死得扎人,直直扎到他心坎儿里,想要把怀里的坏东西捞起来再狠狠教训一顿。
不过
“唉,算了,今晚本大爷就放过你了,下次再这么撩本大爷一晚上都别想睡。”酒吞眼带嫌弃却面带微笑地把茨木往怀里搂了搂。

“嘶。”酒吞被茨木的手指戳醒就看到茨木一脸莫名愧疚地盯着他,眼神真是无辜到勾人。
“挚友昨晚该把我推开些。”茨木不自觉地抚上酒吞的胸口,酒吞说着他的手指看去,昨晚茨木断角抵着的地方,清晰的印痕还缠绕着几分茨木的妖气,“我断角上有妖气,这疤痕会消不掉的。”
“本大爷看着,挺好的,还挺像人类画的爱心的嘛。”酒吞唤来鬼葫芦,和着神酒和自己的妖气抹上印记,“嗯,这样就真的消不掉了。”
“挚友!挚友的身上怎么能有如此…如此…的疤痕。”茨木脸都红了,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
“怎么不好了?”酒吞捏住茨木的下巴,拇指擦过茨木的嘴唇,“要不然你用嘴给本大爷印个痕迹?”
“我,我……”茨木还想说话,酒吞微微施力堵住了他的嘴。
“这个印记会一直跟着本大爷的,除非有一天你把你脚上的铃铛扔了,把铃铛印出来的痕迹消了,否则这个痕迹你就别想消了,你得知道神酒的妖力只有本大爷能消。”酒吞半靠在床头,认真地看着茨木。
茨木直勾勾地回看酒吞,突然向前倾身,摸上酒吞脖颈上明显却连酒吞也无法消去的刀痕,酒吞知道茨木是在确认他确实回到了他身边。
看着茨木的手慢慢移向胸口的印记,酒吞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考虑得怎么样?”
“嗯!”茨木的手有些抖,被酒吞握住也没有停下,一直到抚摸到酒吞的心口印记,“都听挚友的!”

==========================
我突然想,幸好那一刀是砍在脖子上,这要是桶进心口那大概连复活都不能了

触漫跟阴阳师合作了,简直换装小游戏hhhhhhh附赠女装茨和女装崽,不要打我哦